因为那件事,我和闺蜜彻底闹崩了!

01

 

创业这件事,肖静一开始想都没敢想,是闺蜜李爽极力说服她,当自己的合伙人。

那天,肖静刚下通勤车,就接到李爽的电话:“亲爱的,前几天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肖静说:“唉,我想了很久,也和家人商量过,还是不折腾了;而且,最近公司人事调整,我应该有戏,熬了这么多年,真不想辞职。”

电话那端,李爽幽幽地叹息道:“那好吧,我是觉得就凭你做事的认真劲,不自己创业真的浪费了!你想想,你在单位拼死拼活能赚几个钱?太稳定了也未必是好事,把人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肖静赶紧转移话题:“你说的我都懂,我就这个命,以后你发达了,记得让我沾沾光啊。”

 

02

 

挂了电话,有那么一瞬间,肖静特别羡慕李爽。

李爽脑子活络,上学的时候就是有名的“小倒妹”,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靠自己做各种小买卖赚来的。

毕业后,她虽然也和大家一样找了工作,但各种兼职就没断过,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所以,听说她要辞职开店,肖静并没感到意外,意外的是,李爽想拉自己入伙。

肖静现在的这份工作,收入一般,但比较稳定,她从没想过辞职,也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创业。

但李爽觉得,她做事认真又负责,天天跟一群职场老油条混真的可惜了,便一直劝她辞职,当自己的合伙人。

辞职创业这种事,肖静真的想都不敢想,她不止一次拒绝过李爽。

但没想到,单位人事调整结果出来后,肖静的心态发了变化。

最有希望且最有资格升职的她,竟被一竿子支到了郊区的办事处;而本该属于她的职位,落到了一位业务能力不如她的同事头上。

这次,肖静真的心灰意冷了。

她找李爽吐槽,李爽拍着桌子愤愤不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咱们不伺候了,你又不是找不到更好的去处,凭什么受这种窝囊气;下决心和我干吧,你早该换个活法了!”

 

03

就在肖静犹豫不决的时候,李爽频频约她看店。

李爽有开洗衣店的打算,为此还做了市场调查,她觉得把店开在青年公寓附近,一定非常有钱途。

大约半个月后,李爽看中了一家合适的,店主因着急回老家结婚,转让价格并不高,而且,设备齐全,接手就可以营业。

其实,对于半死不活的职场生活,肖静也厌倦了,苦苦坚持是因为她比较现实,深知当下市场竞争激烈,各行各业都不容易,想赚钱并没那么容易。

如果没有公司的这次人员调动,她不会对李爽的入伙邀约动心。

肖静想,也许,是时候换一种生活方式了。

下定决心后,她递交了辞呈,百感交集地开始了新的征程。

 

04

父母知道女儿辞了稳定工作去开店,都表示反对,尤其在得知她要和朋友合伙后,反对的声音更强烈。

爸爸说:“历来是合伙的买卖难干,最后赚不到钱不说,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

这一点,肖静之前早就想过,但她也认为,只要两个人都是真心想把事情做好,有共同的目标,即便有一些个人的小算盘,也不会影响大局。

毕竟,她和李爽合作开店也算“破釜沉舟”,两人各自掏光自己的积蓄,又都辞掉了工作,加之这么多年的交情,不至于走到爸爸说的那一步。

05

在开店筹备期间,肖静特意和李爽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

她们把丑话都说在前头,关于岗位怎么安排、收入怎么分配、责任如何承担,两人起草了个章程。

毕竟,朋友归朋友,伙伴是伙伴,如果想走得长远,有些事必须约法三章,而不该等到事情发生了,再去拼胸怀,拿朋友之间的交情说事。

一切准备妥当后,肖静对开店的事就更有信心了。

06

店面简单改造后,两人接受了上一任店主的技术培训,洗衣店正式运营。

别说,她俩性格互补,干起活来也很有默契。

开业促销活动一做,生意还挺红火,肖静心里暗想,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但慢慢地,令她堵心的事情出现了。

几个月后,肖静越来越觉得,李爽有些懈怠,不像一开始时那么积极。

她每天很晚才到店里,有客人进门也不上心接待,更别说出去发传单,拉团购业务,每天干完店里的活,其余时间都坐在那摆弄手机。

肖静提醒过李爽几次,可李爽要么敷衍一下,要么表现得很不耐烦:“哎呀,我这不是有事要办嘛,反正你手头上没事,你去弄嘛,别老催我!”

肖静是个勤快人,心里不满归不满,但不会把事情放在那里不管。

07

 

那天,店里有些忙。

有客人送来一件羽绒服,需要他们处理褶皱,还有一堆洗好的衣服,客人预约了上门送还服务。

肖静问李爽是处理羽绒服还是上门送衣服,李爽正忙着摆弄手机,不想出门,就选了处理羽绒服。

肖静提着整理好的衣服,接连去了附近的几个小区,回到店里时,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

她顿觉不太对劲,赶紧冲到后面的操作间。

08

果不其然,李爽正倚在案子前和别人语音聊天,摆在一边的那件羽绒服,已经被烫出了一个黑色的洞。

肖静“哎呀”一声尖叫,才把李爽从聊天状态里惊醒,而客户的衣服已经彻底废掉了。

肖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喊道:“李爽你疯了吧!羽绒服怎么能熨烫!你看看,你看看,衣服全毁了,怎么办?怎么办?”

李爽自知理亏,心虚地说:“不是客人说要把那几道褶子处理一下嘛,有褶子不就得熨烫吗?”

刚说完话,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肖静看着案子上的羽绒服,一眼瞄到脖领处的LOGO,心顿时又揪了起来,这个牌子的衣服价格不菲啊。

她使劲敲着挂在墙上的洗衣指南,大声说道:“你拿不准的时候能不能看看这个!羽绒服只能清洗烘干不能熨烫!但凡你用点心,少玩会手机,都不至于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李爽还倒不痛快了,她一边收拾羽绒服一边说:“行了行了,我也不是故意的,还是先想想怎么赔偿顾客吧。”

09

肖静马上给顾客打电话说明事由。

半小时后,顾客赶到店里,看到羽绒服的惨状,当场就发了飙:“这件羽绒服是我最喜欢的,你们知道多少钱吗?你们不懂怎么处理,还开什么洗衣店啊!” 

李爽躲在后面不敢出来,肖静只能站出来挡着顾客的火气:“实在对不起,这真的是个意外,这件羽绒服多少钱,我们原价赔偿您,行吗?”

顾客一口回绝:“我不要钱,只要衣服!”

没办法,肖静只能去商场的专柜询问,没有发现同款;又去该品牌的网上旗舰店找同款,但客服告诉她,这件羽绒服是去年的款,现在已经下架了。

没办法,只能再次和顾客协商,但顾客一再强调,她只要衣服不要钱。

肖静实在没办法,只好联系厂家,想出高价请订制一件,但厂家回复,订制不现实。

 

10

因为这件羽绒服,肖静好话说了一罗筐,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最后顾客好歹算消了气,按衣服的双倍价格赔偿了事。

这是李爽惹下的祸端,本该由她来解决,但不巧,李爽家里有事,她撂下这个烂摊子回老家了。

一直到整个事件处理完,李爽才回来。

肖静认为,经过这件事后,李爽应该会改变之前的状态,把心思放在店铺上。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几天后,李爽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店里没活的时候,她还是照常玩手机。

11

对此,肖静特别生气。 

从前,她自诩了解李爽,知道她爱玩爱闹,但不会耽误正事。

现在,她才明白,每个人都有很多面,相识十年,不如共事十天。

随着天气越来越暖,洗衣店生意转淡,肖静一直琢磨着,要不要利用店里的空间,卖点洗衣产品弥补淡季亏空;而李爽呢,每天来得晚、走得早,难得在店里逗留,即使来了也是抱着手机聊个没完。

肖静一直在忍耐,生气之余又觉得奇怪,李爽究竟在干嘛?她谈恋爱了吗?

有一天,店中无事,李爽在摆弄手机,特别入神。

肖静去整理衣架,趁李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走到她身后,偷偷看到了聊天内容。

她这才知道,李爽没有恋爱,也没有闲扯,而是在谈生意!

12

“你在干嘛啊?”肖静冷不丁地问道,把李爽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后,李爽意识到,肖静一直站在她身后,应该什么都猜到了。

她站起来,笑得特别不自然,支支吾吾地说:“啊,是……是我前老板,让我帮忙联系点业务,对,就是帮忙。”

肖静太了解李爽了,无利不起早,她的脑子里全是生意,没有好处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

肖静一把拿过李爽的手机,上下翻了两页,总算看明白了。

李爽压根就没辞职,只是换了种办公方式而已,难怪她每天晚来早走,难怪她心思不在这店里,难怪她时刻都盯着手机!

 

13

肖静把李爽的手机扔到案子上,想哭。

李爽在开店之余发展自己的事业,她没有意见,她难过的是,李爽骗了她。

李爽见肖静生气了,赶忙为自己辩护:“我也没耽误什么事,现在店里生意不好,有赚钱的机会,你总不能让我错过吧?”

肖静强压着火气,问她:“那你的意思是,店里生意不好,我是不是也可以出去找点别的事情做;李爽,你别忘了,当初是你拉我开店,也是你一门心思要把洗衣店开起来;你自己没辞职,却哄着我把工作辞了,开了店又不全身心投入,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

李爽很无语地笑笑,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计较?好朋友一起做事,算得这么清,有意思吗?”

肖静简直被李爽的回答惊到:“我斤斤计较?我们是合伙人啊!当初开店的时候怎么说的,你都忘了吗?情分是情分,事情是事情,一码归一码。”

李爽抱着肩膀,思忖片刻,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钱,毕竟咱们是朋友,我把这期间赚的钱,分你一部分,这下行了吧!”

 

14

看着如此心思的李爽,肖静顿时感觉这十多年的友情,完了。

此时此刻,肖静不想去翻旧账,觉得没意思,因为真正的友情无需翻账本,两个人好到不分彼此的基础应该是各自心里有数。

她忍着心酸,问李爽:“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是朋友?还是合伙人?”

李爽动了动嘴唇,没吭声。

肖静哽咽着,继续说道:“如果你把我当朋友,你今天不会觉得我小气、计较,因为不尽本分的是你,你没资格说我;如果你把我当成合伙人,更不会仗着我们是朋友一再践踏原则;李爽,这家店,我们投资相同,分配相同,一起从零做起,付出就该不相上下,扪心自问,你做到了吗?我为生意不好着急上火的时候,你在干嘛?你在给自己铺后路!”

话音未落,有顾客上门。

肖静赶紧换上一张笑脸接待,送走客人后,她忙着洗衣、熨烫。

这时,李爽幽幽地问了句:“那你说,这个店,还开吗?”

肖静想了很久,抖了抖手里的衣服,说:“开,我一个人开!”

15

是的,肖静想好了,店还得开,创业也不能半途而废,但不能和李爽一起。

电影《中国合伙人》里的王阳说,千万不要跟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

直到这一刻,肖静才彻底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正式散伙那天,肖静的心情很不好,当初辞职,是她自己斟酌之后的决定,即便开店失败,她也不后悔。

她难过的是,从此以后,便没了李爽这个朋友。

她从来没想过,她与李爽之间的友情,脆弱得连正常的合作伙伴都不如,淡薄得连一份契约都守不住。

她心目中的友情,是禁得起质疑、自省、争吵的,是可以谈各自利益的,也是可以计较金钱的,但显然,李爽想要的只是“友情在上,互相容忍,休谈原则”的塑料花情谊。

 

16

那天,在洗衣店的门口,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简单告别,各奔前程。

李爽如此“机灵”,自然失不了业。

肖静深知一个人创业很难,但总要拼一拼,毕竟她没有退路。

一个月后,洗衣店改头换面,重新开张。

三个月后,洗衣店的生意逐渐好转。

半年后,洗衣店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开始转亏为盈。

想当初,合伙开店是李爽的坚持和拉拢,她的话还历历在耳“你在单位拼死拼活能赚几个钱?你不创业真是浪费了”。

现如今,肖静只想由衷地说一句:“谢谢!”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写故事的刘小念 ,如侵权可联系微信jackson861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艾博蕾尔 » 因为那件事,我和闺蜜彻底闹崩了!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