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十年没枪声了,在他们的守护之下

 

  Chapter 1

one

索站的清晨,热闹而不喧嚣,应该说在可可西里的任何角落,热闹起来都不会有喧嚣感。

地上有些积水,是夜里悄悄下了雨,人们就简单的在院子里洗漱一下,忙活起来。

由于高反状态有些不佳的我们,在这个清晨错过一些美好画面,比如看小藏羚羊,实在遗憾。

我们用过早饭,经过用篷布搭起来的简易厨房,看到师傅已在准备中午的伙食,这是要在车队出发前载在车上,供大家户外拍摄中午补充能量的。

屋前院后,几处忙碌的身影渲染着索站鲜活的清晨,时间无声流淌..

  Chapter 2

two

中午12点左右,我们跟随摄制组从保护站向东出发,去往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拍摄地。

途中,车队在公路旁因故稍作停歇,爬行团的小伙伴们便同小江老师一起,捡起了路旁的垃圾。

很快地,我们重新上路了。一路上,透过车窗,我们见到了许多可可西里的美丽生灵:从洞中钻出的兔鼠,机敏可爱;饮水的黄羊,三五成群;奔跑的藏羚羊,灵动、威风…

此时,目不暇接的我们,也正离这些可爱的生灵的守护者们,越来越近了。

下了公路,车队停了下来。踏上土地远眺,天空蔚蓝,棉朵一般的云自由地铺展在天际,眼前的景色如梦似幻,置身其中,又实在真实。

如画的天空下,一排沾满泥巴的车辆映入眼帘。

这正是刚刚完成一次巡山任务归来的巡山队的车子。巡山队员们,正站在车旁,说笑着,吃着东西。远远看去,他们的面容上流露着一种神经紧绷了很久而终于得到片刻放松的舒心与疲惫,还有,久经艰苦岁月洗礼的昂扬精神。

他们的靴子和车轮一样,上面糊满泥巴,衣服和帽子上也沾着泥渍,在这蓝天旷野间,与可可西里的风景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Chapter 3

three

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牵引着,我们走近了他们。

在和巡山队员们彼此交换问好和简单地介绍了我们的爬行者公益团之后,我们与巡山队员们围坐在可可西里的土地上,听他们讲起可可西里人的故事。

巡山队队长秋培扎西告诉我们,现在的年轻队员们基本上都是自学校毕业后加入了巡山队,多是青海本地人,还有队员自韩国而来。

而他与巡山队结缘,也是在年少时候。他十几岁时便加入了巡山队,那个时候,可可西里几乎每天都在风口浪尖上,案件频发,如今可可西里环境真的有了很大的改善。

“(盗猎的)现在没有了,可可西里十年没枪声了,十多年了,采矿的也少了”,扎西队长给我们讲了许多可可西里可喜的变化,“这是许多代可可西里人共同的努力”,他满怀自豪和敬重地说。

“(巡山队)现在比起以前人要多一点了,车辆也多一点了,以前基本上365天里可能有200多天都在山上,现在每年有100多天”,当谈起多久能回一次家的问题时,扎西队长这样说。

从这两日的听闻和扎西队长的讲述中,我们了解到,今时的可可西里,环境越来越好了。索站的建设越来越好,巡山队的队伍日益壮大,远离人类的伤害后,藏羚羊又能自由奔跑在广袤的高原大地上,由于环境保护得比较好,索站周围,夜里时常还会有狼出没…

  Chapter 4

four

但是,巡山队员们巡山的生活依然十分艰苦!

从扎西队长和队员们的分享中,我们了解到,山中岁月,艰苦非比寻常。

饥饿、严寒、洪水是经常的考验。扎西队长告诉我们,可可西里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冻土,到了雨季,雪山融化,洪水泛滥,进到山里,车辆经常被淹没了。

当车辆陷入泥沼,全靠兄弟们奋力地挖车,有时候车辆一天陷进泥潭二十多次,在高寒缺氧的高原地区,这绝不仅仅是对队员们的力量的挑战。

 

扛过洪水,还有严寒,冷到要命的时候,队员们会把汽油洒在地上点燃,跳入火中取暖!

除了洪水、严寒,缺水少粮也是队员们时常面临的,扎西队长说,断粮的时候,他们就少吃点,一天吃一顿,实在不行一天吃一点点,而说到饮水,他笑称:“水好解决,实在不行喝车辙里面的水,最起码渴不死。”

最久的一次,巡山队员们在山里呆过3个月,期间粮食殆尽,饿了的时候,他们就把方便面一袋掰成两半,分给每个人,半袋面,就是每个人每天的口粮,就这样撑过十几天。

陷车挖车,饥寒交迫,而到了晚上,他们的栖身之所,也不过车里的方寸空间。就这样,他们在山中一度就是十数日甚至更久。倘若你有过夜间乘坐火车的经历,不妨对比感受一下,这种艰苦就不言而喻了。

在聊到夜间休息的话题时,有小伙伴想到了索站夜间有狼出没的警示,便问道:“(在山里过夜)晚上会不会有狼来敲门”,话音刚落,就引得大家一通开怀大笑,听着队员们笑着咀嚼“狼敲门”这三个字时,心头突然袭上一股温热,是啊,再饱经风霜的人心里也始终住着一个小孩,在听到“狼敲门”这样童话般的字眼时,他笑了,他一笑,令人觉得所有的星光都暗淡了。

  Chapter 5

five

 

在与巡山队员们聊天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小细节,他们抽完烟后,都顺手把烟头放进了衣兜里。

“我送给你们,这是最好的礼物吧。” 

 扎西队长将兜里烟头送与爬行团的小伙伴留作纪念

当我们的目光聚集在烟头上时,扎西队长站起身,一边说着一边从衣兜里取出一把烟头,爬行团小伙伴忙站起身,小心翼翼收下这份特别的礼物。

由于在拍摄间隙,时间有限,我们的聊天暂仓促地结束了。

待拍摄告一段落后,大家就地用了午餐,收拾好便返回了索站。

图为午饭期间,赵汉唐导演向巡山队员们介绍小江老师为巡山队带来的物资“速热鸡汤” 

下午的一场拍摄中,我们在闲暇时与巡山队成员青然再度聊起巡山队的故事。

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如我们一样丰富多样的娱乐,巡山闲暇时,队员们就做饭、搭帐篷、修车;

没有新鲜食材,没有珍馐美味,没有像我们一样便利舒适的用餐环境,常吃的只有米饭、炒菜、火腿肠、饼干…

没有信号,无法通讯,有时一进山就是二十几天,而最多能和家人联系两三次…

在这样我们听来难以忍受的生活里,烟成了他们亲密的伙伴,“(在山里)靠抽烟解乏,三四个月,唯一解乏的方式,一天一包。”青然对我们说。

“巡山出来之后就会有满满的成就感,我们可以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去救助野生动物。”当说到支撑自己的动力时青然这样说,“也可以说是一种信仰吧!”他补充到。

就在我们聊着山里故事时,赵汉唐导演加入进来活跃气氛,他搂住青然,又是亲吻,又是由衷地赞美说:“青然,特别的帅!”立时让有些沉重的气氛欢快起来,赵导的身体里,一定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

还有青然,你一定有很多故事吧,只是时间匆匆,来不及一一听你讲述。

  Chapter 6

six

离告别越近,时间的脚步就好像越快。

午后,摄制组、小江老师和爬行团的小伙伴们一起帮忙搬运为保护站准备的物资和礼物。随后去往下一个取景地。

伴着夕阳最后一抹杳然的余韵,我们顺利完成了此次的拍摄。

晚饭过后,我们收拾了行李,乘着月夜,踏上了返回格尔木的路途。

望着车窗外静谧的原野,脑海里都是巡山队员们飒爽的英姿,爽朗的笑声,还有灿如星辰的明澈目光。

图为摄制组、小江老师和爬行者公益团与巡山队英雄们

十分庆幸,十分感恩,我们,来过这里。从此,多了一些人倾听他们的故事,多了一些人为他们默默祝福。

有的美丽,只在皮囊,时间会将它腐朽;有的美丽,美在灵魂,任时光流转,岁月更替,也永不会枯朽。

这个时代真的不缺偶像,但这个时代缺少的,是真正的偶像。

当这边城市华灯初上,千篇一律的光鲜皮囊站在台上千万人为之呼喊时,那些真正的英雄们,正在无人问津的远方,为心中的守望,为人类的家园,默默地负重前行着。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小江的时间缝隙 ,如侵权可联系微信jackson861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艾博蕾尔 » 可可西里十年没枪声了,在他们的守护之下

赞 (2)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