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来的男人你还指望他有真情意?

1

麻军的老婆死了,是触电意外死亡。

判定意外死亡之前,派出所的警察也紧锣密鼓调查了一阵子,但没查出啥情况来。家里没进什么外人,现场没什么打斗挣扎。

而麻军老婆嫁给麻军不到一年,村里人都还没认全,再加上麻军老婆性子温吞,平时跟左邻右舍都没拌过嘴,更别说结仇了。

并且麻军两口子感情也挺好。虽然麻军老婆结过一次婚,比麻军还大两岁,长得也一般,但麻军家里穷,弟兄多,他到了三十才讨上这么个老婆,还是很珍惜的。左邻右舍都知道,麻军对老婆好。

麻军结了婚就没再去远的地方干活,就在镇上打个零工。

最关键的,麻军老婆触电死亡的时候,麻军没在家。

麻军老婆是确定晚上十点左右死的,在麻军家厨房里。初步判定麻军老婆大概发现家里没水了,去厨房烧水触了电。

那天下了一天雨,麻军家厨房盖的简陋,电线贴着的墙壁有点儿漏雨,电线也有些劣质。但电死麻军老婆的直接物品,却是一把劣质的电水壶,电水壶严重漏电。

麻军老婆就被电倒了。

那会子,麻军还在瑞兰家。

瑞兰是个寡妇,比麻军小两岁,但论起来还是麻军本家嫂子,两年前男人在工地上出事儿死了。瑞兰用男人的赔偿金开了个小超市,住村子西头,生意一般般。

隔三差五地,村里闲来无事的男人,会聚到瑞兰那里打个麻将。瑞兰收个三十二十的抽头。

也就是过日子。

麻军经常在瑞兰那里打麻将,麻军不抽不喝,也就那点儿爱好。

其实那晚牌局结束的时候,还不到十点,但结束后麻军没走。确切地说,麻军在瑞兰家外头兜了个圈子又回来了。

顶多兜了三五分钟,瑞兰也就刚关上门听到敲门,打开一道缝看是麻军,骂了句德性,大晚上的不回家搂老婆回来干嘛?

麻军一点儿不恼,嬉皮笑脸地挤进门来说,老婆是老婆你是你。

说完麻军回身把门插上插销,就熟门熟路地把瑞兰箍进了怀里……

 

2

麻军结婚后在瑞兰这里偷嘴的次数明显少了,瑞兰想了想,麻军也有一个来月没这样过了。

刚开始俩人好上的时候,麻军还想娶了瑞兰的,是瑞兰死活没同意。

一是麻军跟自己死了的男人是本家,说出去不好听。再就是麻军太穷了,没啥手艺,卖点力气也赚不了几个钱。

不过瑞兰年轻,又没了男人,没能顶住麻军三番五次的勾搭。

过了一年麻军后来才娶了旁人。

麻军结婚的时候瑞兰心里也不舒服了一下子。人心可不就那么不经看,她不乐意跟这个男人不假,可怎么也水深火热地睡了大半年。冷不丁麻军要去名正言顺地睡别人了,瑞兰的私心不太舒坦。

以至于麻军结婚半个月后,有天晚上来找瑞兰,瑞兰还使了半天小性子,没给麻军开门。

还劝着他以后别来了,跟老婆好好过日子。

当时麻军就说,老婆是老婆你是你。

瑞兰心一软,就把门打开了。

后来麻军隔一阵子来偷次嘴。

不过一般不会太晚,到底家里有个老婆管着不一样了。

那晚,瑞兰觉得是有点过了,竟然翻来覆去地折腾到十一点快十二点了。

瑞兰后来给警察说,麻军走的时候她看墙上的表了,差一刻多点儿不到十二点。

麻军家到瑞兰家步行怎么也得二十分钟,所以麻军到家,应该有十二点了。

瑞兰记得很清楚,麻军走时,她还跟他开了句玩笑,说这会子才走,到家就明天了,小心没人给你开门。

麻军说她指定早睡了,这女人就爱睡觉。

结果麻军到家发现出了事儿,赶紧打了120。120记录显示,麻军打电话是在0点13分。时间上,严丝合缝——麻军老婆出事儿时,他确实不在家,他在瑞兰那儿。

3

开头瑞兰是不想给麻军做这个证的,传出去太丢人。

瑞兰跟麻军的事儿一年多了。虽然也不见得没人知道,但知道归知道,毕竟没人撞上过。

终归是盖了块遮羞布。

这么一来,就是挑明了,不用想瑞兰也知道外头说的有多难听。

饶是如此,最后瑞兰还是一五一十地作了证。包括那晚甚至之前俩人来往的细节。

瑞兰怕丢人不假,但到底是一条人命,还不光麻军老婆那一条——瑞兰去打听了,麻军只说老婆的死跟他无关,当时他不在家,但死活也说不出来在哪儿,谁能作证。所以也洗脱不了嫌疑。

而瑞兰,就是因为麻军的死活不说,才去了派出所的。

其实麻军一进去瑞兰就有些慌,她觉得麻军肯定会让她作证的。相比于这种人命关天的大事,狗男女的事儿根本就不算个事儿。麻军肯定要自证清白,这是本能。

但麻军竟然没有。就为了不让瑞兰丢人,宁愿洗脱不了自己谋杀老婆的嫌疑。

瑞兰觉得麻军能这么待她,她再不去替麻军讨个公道就太没人味儿了。

她不守妇道不假,但也不至于那么狠心自私。

瑞兰是在出事第二天下午去的派出所。把事情前前后后一说,能问的警察也都问了一遍,做完笔录,让瑞兰走了。

瑞兰前脚离开派出所,麻军后脚也回来了,虽然说是随传随到,但嫌疑大致是洗脱了。

麻军一回来就一头扎下来给老婆办了丧事。

但那边儿麻军办丧事,这边儿瑞兰的日子乱了套。她这个证人一当,把自己不守妇道的隐私自己炸开了。炸得声势浩大,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是她跟麻军鬼混才害死了麻军老婆。

要是那会子麻军在家,没准麻军老婆就死不了了,用瑞兰婆婆话说,放过去,肯定把瑞兰这个小婊子沉塘不可。

麻军老婆娘家人也不肯放过她,麻军丈母娘带人把麻军揍了一顿、让麻军给老婆大操大办后,堵着瑞兰的门骂尽了脏话,逼着瑞兰去给麻军老婆披麻戴孝。

瑞兰打了两次110,才没被那些人撕了。

瑞兰娘家怕被牵连,更是索性关上门,不认她这个挨千刀的。

瑞兰其实知道,她是没法再在村里待下去了,进派出所门的时候就知道了。

派出所也不可能派人保护她这么个坏了名声的、偷人的女人。

所以那边麻军给老婆的丧事没办完,这边儿,瑞兰在月黑风高夜,趁堵门的松懈,简单收拾了一下跑了。

5

瑞兰跑去了县城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一晚,又去一家餐馆找了份工作。

餐馆管吃管住,并且瑞兰手头也还有那么几万块钱。她想了,等这件事过去,都安顿下来,她就把麻军喊来,一块儿过日子。

经历了这么大的波折,瑞兰不介意麻军穷了。毕竟他对她,还是有点真心的。

没想到心有灵犀,瑞兰也就刚安顿下,麻军就来找她了。

麻军说什么也不管了,以后家也不回了。他就是要跟瑞兰在一起。瑞兰为他做的牺牲,他要用一辈子还。

麻军也很快在一家快递公司找到了活儿,然后俩人在一个老式小区租了套小房子,添置了点儿家具家电。

一对经历了考验的男女理所当然地在一块了。

麻军跟瑞兰说,他会好好挣钱买套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瑞兰也跟麻军说了,俩人齐心协力再攒一些,加上她手里的钱就可以交首付了。

瑞兰想了想问麻军,你外头没有欠的赌债吧?

麻军脸一红,说没有。

麻军说以后我也保证不赌了。

瑞兰说那就好,有的话就赶紧还了。

瑞兰不是多想,好摸牌的男人没几个不欠钱的,欠多欠少罢了。瑞兰猜测麻军指定也有欠的,不过不想让她还罢了。

麻军待她也算没得说,还嫌瑞兰饭馆的活耗时间,累,过了几天就不让瑞兰干了。让她在家给他洗衣做饭,有合适的活儿再说。

麻军自己则没早没晚地拼命,有时回来都很晚了。

瑞兰每晚都等麻军回来再睡。

那天晚上瑞兰在家等麻军。刚好前阵子看的电视剧播完了,她就拿着遥控器翻找别的台,翻到一个播古装剧的。瑞兰瞅了两眼,竟然六十多集了还没播完。

瑞兰不太爱看古装剧,拿着遥控器要朝后翻时,刚好这一集收尾播了片尾曲。

瑞兰随意抬头瞅一眼墙上的表,十点过一点儿。

不知怎么,瑞兰心头没来由一阵,下意识用遥控器把台翻回来。古装剧的片尾曲还没结束,有一个起伏巨大的旋律,来回播。

瑞兰听着,慢慢觉得后背发了凉。

 

5

过了三天,瑞兰还是回了镇派出所。瑞兰跟负责麻军老婆那事儿的警察说,那晚麻军从她家走的时候不是差一刻十二点,而是十点左右。

瑞兰说,怕是家里的表被动了手脚。

警察说你确定?

瑞兰说确定,因为麻军走的时候,邻居正在播一个古装剧的片尾曲。农村女人没啥素质,晚上看电视声音都放得老大。瑞兰推门送麻军走时,听得一清二楚。

瑞兰来派出所之前也打电话问了,邻居的老婆确实在追那个死长的古装剧,每晚八点多播到十点多一点儿,追了俩月多了。

而麻军老婆死的那晚,那部电视剧刚播没几天。

有瑞兰和邻居老婆的证词,麻军又被逮回了派出所——事实上派出所对麻军的怀疑也一直没彻底打消。最大的原因是,虽然麻军老婆出事现场显示是意外,但麻军老婆和麻军,却都有买意外死亡险。

保险买在半年前,受益人是对方。

据麻军说是俩人有次晚上骑着电动车从镇上回村,差点儿被一辆大货车给撞沟里去,死里逃生后,就去买了份保险,是怕生死无常。

就是凑巧了。

可警察一直盯着保险这事儿没放松,并且他们也查清楚了,麻军用理赔的钱还了十几万的赌债。

麻军在瑞兰那里是小赌,在外头却大赌。

不过有瑞兰时间上的证明,证据链不完整,本着疑罪从无,定不了麻军的罪。如今瑞兰证词一推翻,警察那边稍一加大力度,保险的事儿也拍到桌上,麻军没撑俩小时就招认了为保险谋害老婆的事实。

麻军,的确是预谋已久的。找个比自己大的二婚头,麻军就是为了计划中的保险金——这两年赌债越欠越多,麻军根本没能力偿还,有次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男人为了保险金、通过制造电饭煲漏电,电死自己老婆的案子,心里便动了邪念。

差点儿被大货车撞上也是麻军刻意制造的虚惊,就是为了顺理成章让老婆同意买保险。

为了糊弄老婆他给自己也买了一份。

然后麻军步步为营地设好了老婆意外死亡的布局。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他利用了瑞兰。先偷偷调了瑞兰家钟表,又让瑞兰在身体的疯狂中模糊了时间概念。

麻军还在瑞兰喝的水里下了点儿安定片,他一走瑞兰就睡着了。

麻军回到家十点多一点,借口要洗脚让老婆去烧壶热水。

阴雨天里的电线受潮短路和电水壶质量不过关的漏电,都是麻军干的,用偷偷从百度学来一些电路知识。

老婆触电后,麻军又用偷偷配好的钥匙溜回了瑞兰家,趁着瑞兰熟睡把钟表调回正常,然后躲在另一间房里待到了十一点多才出门。并且,麻军这次进自己家家门时弄了点儿动静,所以起初警察调查时,邻居也做了个证明,好像听到麻军是半夜回家的。麻军家大门稀里哗啦响了没两分钟,麻军就嗷嗷叫了起来。

麻军机关算尽,没想最后因为一部古装剧的片尾曲漏了馅儿。

或者麻军也没想到,瑞兰竟然会再去派出所。

连瑞兰自己都没想到。

 

6

其实,三天前,刚刚通过片尾曲发现麻军可能不对劲时,对于要不要报警,瑞兰是犹豫的。

第一,她不确定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第二,她对麻军,到底有了身体之外的……情分。

尤其那晚麻军回来时,都快十一点了,竟还给瑞兰带了份她爱吃的小笼包当宵夜。

瑞兰男人活着时都没对她那么好过。

瑞兰纠结万分,因为不知道保险的事儿,她想不出来麻军到底为什么那么做。甚至瑞兰想,没准,麻军就是和那个女人结了婚,后悔了,想要重新跟她在一起吧……

但最后所有念头还是被一个念头压下去了——无论如何,麻军老婆那是一条人命。

一条无辜的人命,才三十出头,跟瑞兰一样,连妈都还没当。瑞兰再有私心私欲再放荡不守妇道,也知道人命关天是底线。不是麻军干的就罢了,如果真是麻军,她就包庇了一个杀人凶手,她就不配做一个人。

正是这一念,让瑞兰再一次走进了派出所。

而也是这一念,救了瑞兰自己。

当警察告诉她麻军给老婆买保险的事儿时,瑞兰就知道,她把自己救了——就在两天前,麻军跟瑞兰说,生命无常,漏电都能死人,同事大都买了人身意外险,要么,咱也买一份吧。

麻军说,我这天天骑着电动车到处蹿,万一出点儿啥事儿还能给你留点儿钱过日子……

当时瑞兰一把就把麻军的嘴捂住了,感动得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因为这份感动,瑞兰跟麻军说了,七夕就去登记。

当时距离七夕,还有六天。

由此,瑞兰也想到,可能麻军最初和她上床,就是有目的的。她没同意,他才找了后来的老婆。某种意义上,麻军老婆,是她的替死鬼。

瑞兰没去看麻军,没去讨伐责问或者怒骂,瑞兰知道都没有什么意义。

她自己也有错在里面。一是既然早就知道对方不合适,就不该骑驴找马,而应该挑个合适的光明正大地改嫁;二是经不住男人一点小甜头,就把挑男人的原则忘了,松了不该松的防线。很多女人就是像她这样,糊里糊涂地葬送了自己一辈子。

所以这是人生给她的惩罚,瑞兰接受。

瑞兰惟一庆幸的是,幸好自己还没忘记做人的底线。

七夕过后不久的中元节,晚上,瑞兰在十字路口给麻军老婆烧了纸钱。瑞兰说,对不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我是九爷 ,如侵权可联系微信jackson861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艾博蕾尔 » 乱来的男人你还指望他有真情意?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