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啪啪打脸吗?你当初干嘛抛弃我!

01
如果没有这样一出电视剧般的经历,李涵甚至都淡忘了,自己还有一对亲生父母。
那天,李涵正在路边等公交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让她和刘义今晚回家吃饭。
李涵上了一天班,有点累,心情也不好,不太想回去,正要拒绝,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是爸爸,她便问道:“我爸干嘛呢?”
“你爸刚才在炸大虾,正做你爱吃的虾球呢,笨手笨脚的,油星子崩到胳膊上了,你赶紧过来,我俩忙活了一下午,做的都是你和刘义爱吃的菜。”
李涵不忍拒绝,挂了电话后通知了刘义一声。
等他们赶到妈妈家,才发现似乎不只是一家人吃个饭那么简单,因为在饭桌的中央,还摆着一个双层的水果蛋糕,蛋糕上插着数字蜡烛,仪式感极强。
今天是李涵28岁的生日。
说是生日,似乎也不贴切,家里没有人知道她是哪天出生的。
今天,其实是爸妈在一个小区附近捡到她的日子,是她被亲生父母残忍抛弃的日子,是她躺在襁褓里奄奄一息等待命运眷顾的日子。
所以,这些年来,李涵从不过所谓的生日。
从小到大,李涵给人的印象都是乖巧、柔和,没人知道她的心里装了多少怨和恨,尤其是每一年的这一天,那种怨和恨多到了极点。

02

爸妈是懂她的,从不提过生日的事。

所以,看到满桌子的好菜和那个蛋糕,李涵感到非常意外,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

妈妈给她夹了很多好吃的,酝酿许久,终于张嘴说:“小涵,你亲生父母找来了。”

李涵当即愣住,内心说不出什么滋味,压抑许久,她问了句:“他们想怎样?”

“他们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找过来,就是想见见你。”李妈试探着问。

李涵的心,陡然沉到谷底。

说实话,乍一听到“亲生父母”这几个字,她有些恍惚。

因为李爸李妈对她特别好,与亲生无异,在她的心里,他们就是亲生父母。

所以,对于所谓的“亲生父母”,她很抗拒:“我不见。”

李爸顿了顿,说:“总归是你亲生父母,如果不去见一面,说不过去啊。”

老公刘义也在一旁跟着说:“爸妈都让你见,你就见见嘛,只是见一面而已,你别有心理负担,我们陪你去。”

李涵低着头,用小叉子戳着李妈刚给她切的蛋糕,低声地说:“既然当初狠心抛弃,现在何必来见?你们就是我爸妈,我不认别人。”

03
李涵隐忍着没说出口的是,她觉得,与亲生父母见面这种行为与背叛无异,那是在养父母的心头上扎刀子。
这么多年来,养父母把她当成天降的宝贝一样疼爱,她离不开他们,他们更离不开她。
但毕竟没有血缘的牵绊,他们其实也害怕她长大以后就飞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养恩大于生恩,这道理,李涵懂,所以,这种伤二老心的事,她是不会做的。
但李爸李妈坚持让她见一见。
李妈眼含热泪说:“都是女人,都是妈,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你就去见见吧,退一万步讲,他们毕竟给了你一条命,那不也是恩情吗?”
李涵垂着头没吭声。

04
两天后,在本地最高档的酒店里,李涵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见到李涵,他们老泪纵横,激动得发抖,亲昵地喊着她“小涵”。
而李涵,从头至尾,都没有和他们搭话,只是默不作声,莫无表情。
亲生父母哭作一团的见面仪式告一段落后,众人落座聊家常,有好几次,说到动情处,他们都要给李爸李妈跪下,以此表达感激之情。
李涵如同局外人,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说实话,她很反感亲生父母的表现,给人的感觉就像,他们只是暂时把她寄放在养父母这里,打算随时把她领回去。

05
席间,李涵的生母掏出两张银行卡,一张推到李涵的面前,另一张推到李爸李妈的面前。
然后,她小心翼翼地说:“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们务必要收下。”
未等李爸李妈说话,李涵迅速捡起两张卡,放到生母面前,说:“我是他们的女儿,他们是我的爸妈,一家人互相照顾天经地义,和你们没关系,把钱拿回去,我们不要。”
生母眼泪汪汪地看着李涵,李爸李妈也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一刻,憋在李涵心头的情绪得到了释放,她深吸了一口气,说:“从你们不要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不会认你们,以后你们也不要来打扰我们。”
说罢,她走到李爸李妈的中间,一手挽起一个,说:“爸,妈,咱们回家。”

06
见过面、亮明了态度,李涵觉得这事可以翻篇了。
但没想到,一周后,生母竟然去单位找她。
当时正值午休时间,李涵和一群同事一起出去吃午饭。
出了写字间的旋转大门,她远远看见生母就等在门口,她一只手拎着保温饭盒,另一只手拎着两个纸袋子。
众目睽睽之下,她大声喊着李涵的名字:“小涵,我给你做了好吃的,你尝尝吧,要换季了,我还给你买了两件衣服……”
当着同事的面,李涵实在不好发作,只能暂时收下。
回到办公室以后,李涵忽然想起一件事: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工作?

07
接下来的日子里,生父和生母频频出现在李涵的视线里。
他们知道她在考职称,特意买了学习资料送过来;他们知道她在备孕,特意买了名牌孕妇用品送过来;出去逛街的时候总能“偶遇”他们;去医院看病,排队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发现他们提前帮她约了专家……
如此种种,让李涵不得不怀疑,家里有人做了他们的“内应”。
爸妈不会这样做,况且他们没有同住,也不可能知道她的出行计划。
李涵认定,那个人,一定是刘义。
08
那天,刘义出去谈生意,喝得醉醺醺才回来。
等他睡熟后,李涵摸出他的手机,用他的指纹解了锁,查看这段时间以来的通话记录和微信记录。
这种事,李涵从前不屑做,刘义了解她性格,也从不防备。
果然,这段时间,刘义确实频频与一个陌生号码联系。
在微信上,他甚至称呼他们为“爸”“妈”,他把李涵的行踪透露给他们,把李涵的烦恼和需要告诉他们。
看到最后,李涵才明白他这样做的动机,应该是为了钱。
因为在微信中,刘义曾与他们谈及自己的境况。
09
刘义说自己辞职了,正在创业,初创阶段不盈利,他把所有钱都搭了进去,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见到利润的那一天。
他还说之所以扔了稳定的铁饭碗,是因为他和李涵打算要宝宝,他想逼自己一把,给李涵以及将来的孩子创造更好的物质条件。
总之,在李涵看来,刘义话里话外都透着一种对钱的觊觎和暗示。
李涵觉得,如果那两个人没有现在的身家,刘义未必能这样热心。
想到这里,李涵又愤怒又失望,甚至有一种被刘义卖了的感觉。
他明明知道自己的态度,明明知道自己不想与他们来往,明明知道自己不会要他们一分钱,却还是背着她当了“奸细”。

10
第二天早上起床,刘义看见李涵正坐在阳台上发呆,脸色暗沉。
刘义不禁问道:“老婆你怎么了?怎么坐在这里了,不舒服吗?”
李涵不绕弯子,把他的手机递过去,屏幕上显示的内容正是他与他们的对话。
“刘义你什么意思?”李涵开门见山地发问。
刘义看到手机,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那天见面的时候他们问我在哪工作,我随口就说了,结果过几天他们就来找我,都是长辈,你说我能不理人家吗?”
“我对他们什么态度你不是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是当初不要我的人!你是我丈夫,你不考虑我的感受,还背着我偷偷联系他们,就因为他们有钱吗?”李涵感觉特别痛心。
面对李涵的指责,刘义只能说真话:“小涵,我觉得你没有必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那是你亲生父母,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恩怨都过去了,为什么不能往前看,多一对父母爱你,不挺好吗?”
“别说好听的,你肯定有别的目的。”李涵冷冷地说。

11
事已至此,刘义干脆敞开了心扉。
他说:“我的生意快要撑不下去了,想让他们帮帮我,你想想看,你认了他们,就多了一对爸妈,我也能接受他们的帮助,两全其美;你可能会觉得我这个人太功利,但我也是为了家好,咱们都是成年人,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到最后谁都不痛快。”
“你不是我,根本不能体会我的心情!你知道被亲生父母抛弃是一种什么滋味吗?你知道我当时还生病随时会死吗?你知道这件事给我带来多大的心理阴影吗?”
李涵声嘶力竭,像疯了一样,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吼出这些话。
刘义这才开始反思,可能自己想得确实太简单了,他从小被全家人宠爱,根本体会不到李涵的绝望和悲戚。
在这件事上,对于李涵来说,原谅与接受,真的不是碰碰上下嘴唇那么简单,也不是物质能够弥补的。
想到这里,他赶紧去抱住掩面哭泣的李涵,一个劲儿地道歉:“老婆,都是我不对,我做事欠考虑,你别生气了,我没别的意思,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好。”
12
待心情平复后,李涵觉得,有必要去直面那两个人,把事情说清楚。
所以,她让刘义把他俩约出来。
刘义怕李涵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闹出什么事来,所以坚持要跟着。
到了约定地点,生父生母看到李涵也来了,欣喜又意外。
李涵直截了当,说明来意:“我只想告诉你们,如果真是为了我好,就不要再来打扰我,我不需要你们的道歉,也不需要你们的钱;因为你们偷偷和刘义联系,我俩已经吵了一架,如果你们还这样做,迟早会拆散我们这个家的!”
生父生母一听这话,吓得连连摆手:“我们真没那个意思,我们再也不联系了不联系了,都听你的。”
说罢,两人自责地缩在座位里,看着面前这个拒不与他们相认的亲生女儿,陷入悔恨的情绪中。

13
当年生下李涵时,他们穷困潦倒,日子本就过不下去,又发现李涵患了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只要及时手术就有治愈的可能,但是需要很大一笔钱。
他们根本不相信李涵的病能治愈,当然也拿不出手术的钱。
在那种情境下,人性中的软弱占了上峰,他们考虑再三,决定放弃治疗,把孩子抱出医院,偷偷放到当时市内最豪华的一座小区附近。
他们祈祷孩子能被某个有钱人家捡去,兴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他们并不知道,最后收养孩子的,并不是什么有钱人,而是像他们一样的平凡夫妻,但他们为了给孩子治病,不惜倾家荡产。
后来,两人去了外地打工,吃尽苦头,才攒下如今的家业,但是,再也没有孩子。
安逸又孤独的晚年生活让他们想起了当年被他们抛弃的女儿,年纪越大,那种思念越强烈,甚至成为一种折磨。
几经辗转,在得知女儿还在人世的消息后,他们欣喜若狂,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来补偿她。
但有些事,终究是无法补偿的。

14
生母哭着向李涵讲述这些年来,她的思念和愧疚。
末了,她说:“我不指望你与我们相认,只是希望你过得好,哪怕我们只能做陌生人,我也认了,这就是命。”
李涵抹掉脸上的泪,哽咽着说道:“我只有一个爸、一个妈,希望你们不要再出现。”
生父搓着脸说:“我们没想把你从养父母身边抢走,给钱也只是为了表达愧疚,和刘义打听你,就是想关心你,你不要怪他;孩子,我们老了,没什么亲人,你就是我们唯一的牵挂;你想想啊,除了钱,我们还能给你什么呢?”
李涵的心,被触动了。
还记得是在考上大学那年,爸妈才把身世告诉她。
关于当年抱着她四处求医的种种艰难,爸妈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他们一直强调的是,要她学会宽容,如果将来有机会见到亲生父母,不要恨,要原谅。
不带着恨意生活,这是爸妈对她的期望,因为恨是负重,原谅是放下。
看着面前的生父生母,想起自己从小到大不曾匮乏的爱,李涵释然了。
终究,命运没有薄待她。

15
想到这里,李涵平静地说:“我不恨你们,以后你们放下负担好好生活吧,我也会和我的爸妈在一起好好生活。”
说完这话,李涵拉着刘义离开。
现在的她,是全新的一个人,心中没有不甘也没有怨恨,因为她终于想明白一件事,当年命运那样安排,是因为有个更温暖的家、更爱她的爸妈在等着她。
在回去的路上,李涵对刘义说:“你的小算盘白打了,以后怎么办?”
刘义开着车,目不斜视:“听你的话,去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呗,生意做不下去了,大不了继续上班;你说说你这是何必呢,多一对疼爱自己的父母,还能顺带着改善家里的条件,唉,大团圆的结局多好,你真是想不开。”
刘义行事向来现实又直率,他不懂,其实对李涵来说,现在已经圆满了,因为放下怨念后,她的心里不再有任何缺失。
此时此刻,李涵只想快点回家,去抱抱她的爸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艾博蕾尔 » 这不是啪啪打脸吗?你当初干嘛抛弃我!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