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在小区捡废品,老公说脸都丢光了!

01

 

赵乐从未想过,一向和颜悦色,勤劳质朴的老妈会成为小区的焦点。

那天傍晚,赵乐下了公交车,远远看见自家小区门口聚集了一群人,把门都快堵住了。

赵乐一向不爱凑热闹,本想绕道进去,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是非中心传出来:“那摞废纸箱是9号楼的住户给的,挺沉,我特意捆好了放在那边,想再去前面看看有没有瓶子,结果一回来,被她给‘捡’走了,这不是明抢吗?”

这声音,赵乐太熟悉了,她已经听了三十年,亲妈无疑。

赵乐正努力往人群中心挤,妈妈的“对手”发话了:“它就在垃圾桶旁边放着,没写名没写姓,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你怎么这么不讲理?”

赵乐挤了一身的汗,扒开人群,只见两个老太太各自叉着腰,那阵势类似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掐架。

赵乐觉得太无语了,就为这么点小事。

 

02

 

赵乐上前劝架:“妈,都是邻居,你这是干嘛呢,赶紧回家吧。”

赵妈一听女儿说出这些怂话,越发来劲:“她说我不讲理,那就找人评评理,走,现在就去找9号楼新搬来的那对小两口,问问他们这纸箱子到底给谁!走!”

 说罢,她拉着那个老太太就要走。

 没成想9号楼的小夫妻也在围观人群里,他们站出来笑着说:“阿姨,您不用去了,我们作证,是我们给您的!”

 那位老太太一见这情景,从鼻孔里喷出一个“哼”,气轰轰地走了。

 众人这才散去,赵乐帮妈妈拎着废纸箱往家走。

 一边走一边劝:“妈,您退休了,又不是没退休金,虽然不多,但也够您用了,以后别捡这些破烂了,卖不了几个钱,风吹日晒的,也不卫生。”

 赵妈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梗着脖子说:“闲着难受,你别管。”

 赵乐故意逗妈妈开心:“闲着难受,您就去跳广场舞,健健身。”

 赵妈白了女儿一眼:“不去,不去,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捡几个瓶子卖钱呢。”

 

03

 

睡前,赵乐想起下班时撞见的那一幕,觉得特别好笑,忍不住讲给李君听。

李君看着笑得东倒西歪的赵乐,扶了扶眼镜腿,严肃地说:“我感觉妈这样做很不好,为了这么点事情和邻居吵架,太影响形象,而且,咱们小区里熟人那么多,我同事、你同事都有,这要是传出去,多不好啊。”

 赵乐顿时笑不出来了,她还真没往这个方面想。

 第二天吃早饭,往日风卷残云的李君磨磨蹭蹭吃了能有二十分钟,赵乐一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在努力措辞。

 果不其然,李君把最后一口包子塞到嘴里后,鼓起勇气叫住了起身收拾餐桌的丈母娘:“妈,我有个建议想跟您提一下!”

 赵妈顿住脚步问:“什么事?”

 李君扶着眼镜腿,清了清嗓子:“妈,以后您别再去捡废品了,能卖几个钱?您也不差那几个钱,不卫生还占地方!您算算,房子一平多少钱,要是用来堆这些废品,多亏!”

 赵妈一听是这事,扭头进了厨房,一边洗碗一边说:“我退休以后没事做,闲得难受,你们就别管了,我不嫌累,保证回家就换衣服洗手。”

 李君满脸堆着不高兴,但碍于丈母娘是长辈,终是没说出什么。

 

04

 

自从爸爸去世后,妈妈就搬过来和赵乐同住,这一晃也快三年了。

在这期间,她和李君一直相处得很好。

李君爸妈早已去世,小两口就剩赵妈这一个妈,加之她来了后顶着享清福的名,实则干的都是保姆的活。

李君又不傻,知道丈母娘对他们是真好,所以他也一直特别孝顺,极少说“不”字。

 这次,李君忍了很久,觉得无法再忍。

 那天他提早下班,在小区门前,又看见丈母娘伸长了脖子、探着身子在垃圾桶里翻找,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口袋,目测已经装了大半袋的塑料瓶子。

 李君把丈母娘捡瓶子的过程录了下来,传给赵乐:“你看看吧,妈又捡上了,还去垃圾桶里翻,她就差卖瓶子的几个钱吗?”

 赵乐虽不赞成妈妈去捡废品,但也并不觉得这事,值得上纲上线地探讨一番。

 李君竟然还偷偷录了视频发给她看,什么意思嘛。

 “她愿意捡就捡吧,你老揪着这事儿不放干嘛?也没碍着你什么。”赵乐发来了消息。

“你不觉得有点丢人吗?这要是让外人看到,还以为我虐待丈母娘呢?”李君不依不饶回复。

 “这有什么丢人啊?既没偷又没抢!小区里面捡废品的多了,你这个人就是死要面子,这职位还没升上去呢,就开始抓表面功夫了!”

李君在那端久久没有回消息。

 

05

 

其实,赵乐也就是开个玩笑,但打字聊天没表情也没语气,李君愣是从这句话里闻到了暗嘲的味儿。

遂想起自己这段时间为了竞岗付出的辛苦,便觉得,作为家人,不理解不支持就算了,竟然还出言嘲笑,李君越想越觉得心寒,受了内伤。

 毕竟,他那么努力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人越过越好。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回家也没个好脸色。

 其实,赵乐一直都在劝妈妈放弃这份营生,但妈妈固执,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06

 

这一天,赵妈的心情非常好,因为她捡到了比往日多三倍的塑料瓶子。

准备晚饭的时候,她还喜滋滋地哼着小曲儿,根本没注意到,一起进屋的女儿和女婿,面色异常。

 赵乐刚把包放下,就被李君拉到卧室里。

 一进卧室,李君就把眼镜摘掉扔到床上,脸色涨红,抖着声音说:“现在全单位的人,都知道我李君的丈母娘在捡破烂!”

 说到“捡破烂”那几个字,李君加了重音,狠狠地拍着床头柜。

 “你同事怎么会知道?”赵乐问。

 “老张看见的!他和我竞争主任,天天盯着我,正缺我的笑话呢,我早说过,小区里熟人多,让妈注意下影响,她就是不听!这下好了,为了几个破瓶子、破纸箱子,我都成单位的笑柄了!”李君低吼道。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的意思是妈特意要败坏你名声吗?退一万步讲,捡个废品又算什么事?有什么文章可做?”

 “我们单位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你知道大家背后怎么议论我吗?我早说过不要捡不要捡,她不懂你也不懂吗?你倒是劝劝啊?你们的眼皮子怎么就这么浅?”

 李君冲动之下说出的话,一下子把一个完整的家,生生劈出了“我”和“你们”两个阵营,赵乐感觉扎心了。

 见赵乐难过不说话的样子,李君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他是真的想不通,费那么大的劲捡破烂,卖得几块钱,到底图什么?

 他想跟赵乐道歉,但赵乐已经开门冲了出去。

 

07

 

赵妈还在厨房里忙活,赵乐进去的时候,她刚把一撮葱花和蒜末丢到热油里炸锅,香气四溢。

见女儿进来,赵妈赶紧阻拦:“快出去快出去,这味太冲了,一会儿你身上头发上沾的都是葱蒜味儿。”

 赵乐哪还顾得上这些,直接对妈妈说:“妈,你以后别再捡破烂了。”

 赵妈专注于锅里的菜,没注意到女儿的情绪异常,还像从前一样絮絮叨叨:“你就不要管了,我没事做,闲着难受,咱楼上楼下的老太太都去捡,又不是我一个人,我……”

 一边是老公的埋怨和怪罪,一边是老妈的执拗和不顺从,赵乐感觉自己夹在中间,真的快要憋屈死了。

 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的那套论调,根本没人在意她有多么为难,老公不理解,老妈也不在意,所以,当她再次听到妈妈唠叨,瞬间崩溃了。

 “你不捡不行吗?不让你捡你就别捡了啊!你非要气死我吗?你知道这事都影响李君工作了吗?跟你说了那么多次,你怎么听不进去啊……”

 赵乐没控制住情绪,话还没说完,人就先哭崩了。

 李君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一个劲儿向赵乐道歉:“刚才是我说错话了。”

 说完,又挤出一张笑脸安慰丈母娘:“没事儿,妈,没她说的那么严重,我就是觉得不卫生。”

 赵妈抄着锅铲,愣在原地,看到这一幕,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08

 

那顿饭,谁也没吃好,各怀心事,场面很尴尬。

李君吃了几口就回卧室看书,赵乐窝在沙发上,一直陷在对妈妈发火的愧疚情绪中,而赵妈一直在自责。

 赵乐向妈妈道歉,赵妈叹了口气,说:“妈捡废品,是想多赚点钱。”

 赵乐放下碗筷,问:“你的退休金不够花吗?不够花跟我要啊!”

 “我的那点退休金,自己用倒是够,可是,妈想多攒点钱!”

 “攒钱干嘛?”

 赵妈想了想,看着女儿,语气坚定地说:“妈想帮你买套小房子,虽然捡破烂卖不几个钱,但积少成多啊,再说,妈也存了一些钱。”

 靠捡破烂买房子?老太太是怎么想的?再说了买房子干嘛?这套房子够用,地段也挺好,赵乐根本没有买房的打算。

 赵妈接着说:“乐乐,这房子是李君结婚前自己买的,你往坏处想想,要是将来你俩有什么变故,这就不是你的房子了。”

 赵乐苦笑:“妈,李君不是那样的人,你想的太多了。”

 赵妈想了想,说:“原先妈也不那么想,可有一次,你俩说到房子的事,李君可说过,这是他的房子;乐乐,你当时一听一过就算了,但是妈记住了,妈只要一想起那句话,心里就难受,所以,妈就想让你也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你没有自己的房子,连吵架都没有底气。”

 

09

 

赵乐无言以对,只感觉喉头哽住一股微酸。

在这世上,能跑到时间的前头倾心为她做打算的,恐怕只有妈妈了吧。

 赵乐还不知道,妈妈的这番感慨悉数落进了李君的耳朵里。

 说实话,李君真的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讲过那样的话,他可从来没那么想过。

 但不管有意无意,确实戳了丈母娘的心。

10

 

赵妈说完这话,看了看时间,起身去阳台。

她一边走一边说:“这个点废品收购站还有人,我把这几天攒的废品都拿去卖掉吧,免得占地方。”

赵乐跟在妈妈身后,眼见着妈妈掀开那一大块塑料布,她顶着大太阳、放弃了休息、不在乎众人眼光捡到的“宝贝”全部暴露出来。

 一侧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一堆瓶子,另一侧是打成捆的废纸箱,纵然都是从外面捡回来的,但此刻秩序井然,像一座堡垒,像房子的一角。

 在赵妈的眼里,它们不是废弃的瓶子,也不是不值钱的废纸箱,而是女儿平顺未来中的一块砖、一片瓦,是隐藏在女儿身后的一条退路。

 一个瓶子五分钱,一斤废纸箱一块钱,一月退休金两千八,一平房子一万多。

 妈妈的梦想太大了,可是她从没有放弃微小的努力,就像在老家屋檐下筑巢的燕子一样,一口一口衔来泥巴,只为了给孩子一个坚固的家。

 即便她最终无法送给女儿一套房子,她也要走在靠近那套房子的路上。

 妈妈的爱,就是这样务实、简单、坚定。

11

 

赵乐一边帮妈妈装瓶子一边抹眼泪,李君不知何时走出来,也加入进来。

夏日傍晚,烟火熏然,一家三口步行前往小巷深处的废品收购站,李君肩扛两个袋子,全然不见往日的斯文相。

 赵乐忍不住揶揄他:“你不是嫌脏吗?面子不要啦!”

 李君说:“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当初那么说,是不想让妈去受那份罪,我那么想要升职,也是希望收入多些,让咱家的生活质量高一点。”

 两袋子的废品共卖了四十三块钱,被赵妈小心放进了随身携带的小包里。

12

 

回家的路上,赵妈走在前面,赵乐和李君走在后面。

许久,李君说:“妈的心思我都知道,明天我们就去政务大厅,把你名字加到房产证里,只要妈能安心就好。”

 赵乐没吭声,心里却是暖暖的。

 李君接着说:“咱们赶紧生个宝宝吧,有了宝宝,妈就再也没时间去捡破烂了,大乐乐,小乐乐,我、还有妈,咱们永远都是一家人,你们就是我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

 赵乐情不自禁地挽起李君的手臂,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看着走在前面的妈妈,不禁感念。

大大的世界小小的家,她身处其中,何其幸福,一如当下,心里满满的,装的都是爱和温暖。

大城小事,便是今天的故事。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写故事的刘小念 ,如侵权可联系微信jackson861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艾博蕾尔 » 丈母娘在小区捡废品,老公说脸都丢光了!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