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为纪录片《大三儿》写歌,据说听懂的都哭了

远离社交网络的朴树,最近却在微博上发了一个视频,关于他和乐队为纪录片《大三儿》录制主题曲的幕后故事。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朴师傅是不是又缺钱啦?”

但这次,朴树真不是为了钱。

图片来源:朴树微博截图

纪录片导演佟晟嘉找到朴树,希望能用他的歌曲《空帆船》作为自己的一部纪录片《大三儿》的主题曲。

朴树看完纪录片,被影片的主人公大三儿打动,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但他又觉得自己的这首歌不够好,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大三儿的故事,朴树召集自己的乐队,重新给这首歌编曲,重新唱。

朴树和乐队为“大三儿”重新录制歌曲

现在,新版的《空帆船》多了一个叫法:电影《大三儿》灵魂宣传曲。

朴树@大三儿——努力活着,我不祸害人

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纪录片,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能让朴树愿意为它做“灵魂宣传曲”呢?

纪录片《大三儿》以主人公名字命名。

“大三儿”原名叶云,内蒙赤峰市人,第一批“70后”。

叶云生下来就是侏儒症患者,成年后身高只有1.1米。他在家中排行老三,小时候头比身大,因而得名大三儿。

2013年,佟晟嘉导演对他的发小大三儿说,我想给你拍个纪录片。

大三儿觉得,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误会和累赘,拍我干啥。

经过进一步沟通,大三儿这才答应:拍就拍吧,就当是和小时候一样一起玩儿。

为了让大家在银幕上看到一部关于“普通人”的纪录片,佟晟嘉辞掉了工作,还拿出多年的积蓄。

佟晟嘉用了两年时间,不分白天黑夜的跟拍大三儿,记录了500多个小时的素材,最后花一年多时间剪出了106分钟的《大三儿》。

影片《大三儿》中,我们看不到导演故意将大三儿的身体缺陷放大,也没有激烈的剧情冲突,只有平平淡淡、细细碎碎的日常生活。

但这也是这部电影的动人之处,平淡、锁碎不就是我们每个普通人真实的生活本身吗?

大三儿平时喜欢戴着一副墨镜

说大三儿是普通人,这话没人反驳。

如今48岁的他仍是单身,在当地一家工厂做清洁工。

大三儿的名言:别看小,但也标准知道不?

大三儿的世界一点也不大,每天的生活就在工厂和家两点一线之间,干的活就是扫地,拖地,扫地,拖地,如此循环,日复一日。

虽然矮小,但他干活比谁都卖力,公司的楼梯、墙角、走道,被他拖得干干净净。

大三儿每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块钱,为了活着,他必须精打细算。

他打人力车,车费从五块砍到四块。

司机说:“你看我不容易啊,五块。”

大三儿回:“大哥,我活着也不容易啊,四块啊。”

大三儿实在“太普通了”,如果不是这部纪录片,和大多数人一样,他将是湮没在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但大三儿又不是一般的“普通人”,他的身体注定了他和别人不一样。

他喜欢北京,因为走在北京的街头,没人在乎他的外形,只当他是真正的普通人。

小时候,他就是小伙伴中的“孩子王”,喜欢打抱不平,代表正义和良心的一方。

天生的缺陷让大三儿的自尊心比常人要强,谁要是嘲讽他的身高,他会跟那人拼命,以此捍卫自己的尊严。

不讽刺,不歧视,是我们对大三儿这样的“特殊群体”最起码的尊重。

弱小的大三儿屡受命运的打击,但他从未被打垮。

他有两个哥哥,大哥前些年因为跑运输遭遇车祸去世了,几年后二哥也在车祸中遇难了。

如今,生前无比疼爱他的老母亲也去世了,只剩他跟年过八十的父亲相依为命。

大三儿和父亲相依为命

老父亲感叹,能干事的两个儿子都走了,就剩一个残疾的,可能这就是命吧,除了坦然接受,你毫无办法。

现在老人家最担心的,是万一哪天他也不在了,三儿怎么办。

不过大三儿对此却保持乐观态度,世事固然艰难,那就拥抱生活,努力过好每一天。

朴树说,大三儿身上有股韧劲儿,一种面对磨难始终发着光的坚持。

受到命运不公对待的人尚且如此,我们正常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呢?

朴树为大三儿写歌

大三儿是个心思非常细腻的人,对周围的朋友都很关照。

厂里的工友们聊起大三儿,大家都觉得他特有魅力,说话有趣,充满智慧。

就连朴树都说,大三儿简直比《权力的游戏》里的小恶魔还要有范儿。

比如大三儿出游时给工友买手信,他砍价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二十块?”

大三儿和他的几位工友

大三儿有两个比他年轻的工友,一个患有小儿麻痹症,一个有智力问题,但他们都组建了家庭,生下来的宝宝也都健康,他打心底里为朋友感到高兴。

大三儿也渴望两情相悦的爱情,你欣赏我,我也喜欢你,能平平淡淡,也能携手看夕阳。

90年代厂里有个女工对他颇有意思,但后来两人不了了之,他也单身至今。

大三儿平时喜欢上网看新闻,了解外面的世界

他经常去买彩票,就当是给自己的一种寄托,也是给生活的一点希望。

他自嘲说:我也希望中奖,一下子弄个500万,立马脱贫致富,啥问题都解决了,把我那种小人得志的卑鄙思念都满足了。

大三儿也曾自卑,也怀疑过人生,也有过不想活了的时候。

但他转而想想,生命是父母赐予的,岂能糟践了自己?人间这趟不能白来,既然来了,就得留下点痕迹。

世界那么大,谁都想去看看,大三儿也不例外。他心底藏着一个梦想:去趟西藏,看看珠峰。

大三儿省吃俭用默默攒了一些钱,跟他的好友阿皮说,带我去一趟西藏吧。

为什么要去西藏呢?大三儿说,因为那是地球上最高的地方。

对很多人来说,西藏或许不算远方,但那儿就是大三儿的诗与远方,珠峰对他来说是伟岸,是梦想中无法企及的生命高度。

正常人去趟西藏容易,可大三儿的身体条件在高原环境下,可能很难扛得住。

朋友也担心,这三儿在西藏要是出了啥事情,咋办?

大三儿去做体检,医生劝告他最好别去,否则可能有生命危险。

但他不怕,他就是想去看看。

再三考虑下,为了不让三儿有遗憾,阿皮最终答应了。

临行前,大三儿偷偷写下一封遗书留给父亲,告诉他要是自己真出了事,别怪罪任何人。

“人命天注定,此行不管怎样,我都要去”。

一个被命运摧残的生命,这般顽强,令人肃然起敬。

一路上,随着海拔的升高,阿皮不断给大三儿量血压。

事实证明,大三儿的“抗压能力”比多数人还要强,他们也渐渐打消了疑虑。

大三儿来到西藏

在布达拉宫,大三儿坚持不用人背,自己爬上千层台阶。

大三儿和朋友来到布达拉宫

在拉萨,藏族的朋友把哈达挂在大三儿的脖子上。他说,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温暖。

大三儿和藏民合影

经过几千公里的跋涉,他们终于来到了珠峰脚下。

大三儿和朋友在西藏

他给工友们买了手信,寄去了明信片,说特别有纪念意义。

他还给他们视频直播珠峰,他说,这个地方很多厉害的人都没有到达,而我大三儿,到过了!

在珠峰大本营,佟导突然向大三儿随口一问:都说来西藏是来净化心灵的,你净化了吗?

大三儿没多想,答:我啊,我心灵不纯洁吗?

佟导又问:你凭啥说你心灵纯洁啊?

大三儿虔诚的、眼神坚定的说:我不祸害人啊。

“不祸害人”在当地方言中有两层意思:

一是勤勉节约,不糟蹋东西;

二是心地善良,不做伤天害理的事。

朴树:我想好好写歌,我不祸害人

纯洁的意义,在大三儿心里就是这么简单。

这是影片最催泪的地方,一句“我不祸害人”,说出了很多人关于生命、关于生活最本质的东西:

面对生命的不公始终保持纯洁与善良,面对生活的艰难始终保持热忱与期待。

大三儿和导演佟晟嘉在西藏

《空帆船》里朴树写的一句歌词,“我爱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简直就是大三儿的真实写照,也道出了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心声。

朴树《空帆船》MV


人世间千百般滋味,日子艰难,职场压力,情感坎坷……我们谁不是像大三儿一样一边不想活了,一边努力地活着呢?

生活很艰难,愿你仍拼命并且深爱。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视觉志 ,如侵权可联系微信jackson861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艾博蕾尔 » 朴树为纪录片《大三儿》写歌,据说听懂的都哭了

赞 (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