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带着老婆裸婚,婚后却把钱花给别人,崔永元一番话揭开背后真相……

“我还是喜欢看动物世界,因为那里没有人。”

“没有知识的人才在乎长相。”

“我从小就不会讨别人喜欢,当我长大后知道该怎样讨人喜欢时,我便决定不去讨人喜欢。”

作为大家熟知的主持人,崔永元说话一向很犀利,无论是评价一个人物,还是评述社会现象,他总能把话说到点子上。

从央视名嘴到辞职做自己的事业,他这一路走来,“得罪”了不少人,他曾在社交网站上表示他讨厌“坏人”,因为他采访过很多好人。而他口中的好人,又是谁呢?

01

想当中国人的美国小伙

在这个世界上,没人不喜欢钱,但总有些人会为了精神上的一些信念放弃财物,丁大卫就是其中之一。

看过《实话实说》的人应该都知道丁大卫。

1968年,他出生在美国俄亥俄州的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母都拿到了教育学学历,哥哥是一名老师。

成长在这种一种家庭氛围下,小时候的他便非常渴望教书育人。

因为对中国文化感兴趣,在大学时他选修了中文,大三时又来到了北京大学进修。

大概是因为家族血统里有教书基因,回到美国的大卫又蹦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我想当老师。”

当老师很简单,美国有那么多学校,总有一个可以进去。

但大卫不一样,他一定要找个特别的地方。

有一天,他在翻阅杂志时发现,作为一个经济大国,中国的基础教育竟然排在全球倒数。

这时候的大卫想,既然中国的教育不够好,而我又学过中文,那我为什么不去中国当老师呢?

干脆的大卫立马联系了一位朋友,在朋友的介绍下,1994年,刚刚大学毕业的他,独自一人来到广东。

当时有很多美国同学不理解他的做法,可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因为那里需要我。”

大卫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珠海的一家私立学校当小学老师,而他在上班第一天就让校长哭笑不得:

“校长,我的工资是多少?”

“3000块,不错吧?”

“那其他老师拿多少?”

“1000多。”

“哦,那我也要1000多。”

校长以为大卫在开玩笑,就没有理他,但他没想到在接下来的日子,大卫每天都跑来要求降低工资。

而当听说其他老师的宿舍都不提供洗衣机和空调时,大卫火了——

“都是一样的工作,凭什么其他人没有这个待遇?”

为此他甚至和校长打了一架。

从此以后,大卫的工资变成了1000元,房间也变成了最普通的职工宿舍。

(《实话实说》之丁大卫,视频时长30分钟)

十多年前大卫初登银屏时,他还只是个流着一头长发,带着眼镜弹着吉他的文艺青年。

他随意地坐在椅子上,和崔永元面对面交谈,神情语气都很自然,彷佛像对待一个老朋友。

“校长说一个月给你3000,你当时应该很高兴吧?”

大卫皱了皱眉,抚弄了一下眼镜——

“因为我们是私立学校,校长办学也很辛苦的……其他老师是什么待遇,我就该是什么待遇,不要差别对待。”

而当时他的脚上,还穿着一双破了底的鞋。

大卫的生活很简朴,当崔永元问他钱够不够的时候,他说——

够,一个月三四百就可以了……我也不太花钱,平时也就是饭费、电话费,然后买些邮票给父母写信……我很乖的,不抽烟不喝酒,所以根本用不到什么钱。

在他的宿舍里,有这样五件东西:衣服、棒球、书、家人照片,以及一副中国国旗。

很多人想不明白,他一个美国人为什么要在房间里挂中国国旗,即使在中国工作,但也不用做到这样。

“因为我是美国人嘛,挂着中国国旗是因为一醒来就能看到,就会提醒自己我现在在中国……今天要说更多的中文,吃中国饭,要适应这里。”

而作为一个老师,大卫也很尽职。

他了解每一位学生,尊重他们的选择,和他们成为朋友。

他经常会去家访,有时早上七点就赶去学生家里,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

对待不听话的学生他会很严格,会用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教育他们,直到他们承认错误,并保证下次不再犯错为止。

他是学校里的“怪人”,他不会给学生布置很多作业,但他对他们的英语实践能力严格要求,他尊重每一位学生,但绝不放任他们的过错。

他走之后,很多学生都哭了,他们对着摄像机大喊——

“大卫,回来吧,我们想你。”

“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

而把这群学生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看待的大卫,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02

“他们说我是疯子。”

因为表现优秀,当时的大卫其实已经做到了校长的职位,但不论学生怎么挽留,大卫还是走了。

“广东的教育水平已经够好了,我应该去更需要我的地方。”

这次,他选择了荒凉的西北。

其实大卫原本并不想走,但在学校的一次招聘中,六个成功录取的老师里有五人来自西北。

西北的条件本就不好,学成的教师还一个劲儿往外跑,那还怎么发展教育?

但是大卫知道,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他不能要求别人追逐精神层次放弃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所以,这个傻子就让他来当吧。

“有人说我是疯子,但我并不觉得我的想法不正常……

我有时间,有力量,有能力,那我为什么不去改变呢?”

来到西北之后,他放弃了一些更好的选择,而是来到了西北民族大学。

“一个月给你开1200,你看行不?”

“1200是多是少啊?”

“在我们这个地方已经算非常不错了。”

“不,我要900。”

“……”

又一次,他因为工资过高的问题和校长发生了争执。

“同样都是老师,我有什么权利比别人高?”

“这里有很多学生以后都要回来当老师,所以我觉得,这里应该更需要我吧……条件不好也没关系,我很能吃苦的。”

从繁华的珠海来到兰州,大卫很快便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而那面五星红旗,也被他带到了这里。
在他眼里口语是很重要的,所以他在学校里创办演讲课,并用请客吃饭这样的理由吸引其他外教参与进来,每到月底他才发现,这个月一大半的工资都用来请客了。

他有一个很多大学老师都没有的能力,那就是过目不忘,只要是他带的学生,他记得比谁都清楚,要是谁没来上课,他必定会追究到底。

对于学生的作业,他从不敷衍,每一页都逐句修改。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修改作业难道不是我的职责吗。”

有好几年的时间,大卫就这样清贫且朴素地过着,他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已过而立之年的他甚至从来没有考虑过个人问题。

“我的择偶标准……只要是女的就行,只要她愿意接受我现在的生活……我不想因为钱的问题和她吵架。”

他没有很好的工作,也没攒下什么钱,曾经的他已经做好了单身一辈子的打算,直到他遇到韩诗蝶。

那是位心底善良的美国女孩,在青海当外教,大卫对她一见钟情。

“我很喜欢她,算是一见钟情吧……但她对我四见才钟情。”

初见大卫时,韩诗蝶不喜欢大卫,但大卫锲而不舍地追求以及他对教育的付出,终究还是让她动了心。

在这个世界上,金钱可以买来一切,但却买不来一颗真心,一个人要有多幸运才能遇到和自己志气相投三观一致的伴侣。

而大卫,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

后来,韩诗蝶为他放弃了自己在青海的工作,一起投身东乡。

03

东乡!东乡!

东乡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东乡位于甘肃省中部,平均海拔2610米,因为周围高山遍布,交通条件非常差。

那里的冬季非常长,降水量很低,气候干燥,天气寒冷,只要是去过的人,没有一个不想迫切离开。

当大家知道大卫要离开民族大学去这样一个地方时,都有一个共同的反应——

“你神经病吧?!”

其实关于去东乡这件事情,大卫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因为东乡的文盲率很高,也没什么好的教育条件,大卫便决定去了。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没法改变现状,但至少会让情况好一点点。

关于别人的嘲讽,大卫没怎么理会,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东西。

“你说我过来是当老师是傻,但教育不是说哪个地方条件好就去哪里,是哪个地方需要搞教育,就要去哪里。”

到了东乡之后,他被教育局聘请为教育顾问。

别看教育顾问这个名号好听,但大卫的实际工资只有500元。

来到东乡后,大卫发现这里不光教育环境差,甚至都没有几所像样的学校,学生们就算想学习都不知道去哪。

没有学校怎么办?建呗。

可是,建校的钱从哪来呢?

于是,刚在这儿安家的大卫又开始忙活了。

慈善基金、教育组织、相关部门……大卫动用了一切自己能想到的办法来筹钱创建学校,可是效果都微乎其微。

以前不论条件怎样艰苦他都能忍下来,这还是大卫第一次因为钱的问题发愁。

后来,被逼无奈的大卫只好借助媒体,因为他美国人的身份,这件事情很快就发酵成了新闻,越来越多的善款打过来,夫妻二人也因此成了“名人”。

“其实我很不希望我和大卫的生活被打扰,但如果可以帮助东乡的话,那就无所谓了。”

而大卫也从未忘记他们,他把每一笔捐助都认认真真地记下来,记了满满五六个本子。

有一次,一个小姑娘寄来一块钱,大卫便用其中两毛买了一个信封,八毛买了邮票,特地回了一封感谢信。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怀疑我,我要让大家知道每一笔钱我都没有用在自己身上,同时,也谢谢这位小姑娘吧……”

而经过他的努力,现在东乡已经有了11所学校,教育环境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反观他自己,因为工资少了,他和韩诗蝶不得不省吃俭用,用攒下来的钱帮学生买一些营养品。

“他们太瘦了,真的太瘦了。”

他在寒冬里说着这样的话,语气里掩饰不住对学生的心疼,而他的脚上,却穿着这样的鞋……

因为东乡的教育观念很落后,很多家庭不让女孩出来上学。

不上学?这怎么行呢,未来可怎么发展?

每天天刚亮,大卫便去那些人家进行劝说,他苦口婆心地向大家普及上学的重要性,直到把人家说烦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2003年,大卫的父亲实在放心不下,跑来中国看他,没想到大卫却让他帮忙修理学校的围栏。

“我父亲不会怪我,因为他从小就是这样教我的。”

在他的房间里,有一本书已经跟随他十多年了,那就是《铁路旅客列车时刻表》

“很简单,为了省钱。”

他也会经常组织一些活动,他带着老师们去北京参观学习,他们坐着最难受的硬座,吃着最便宜的饭菜。

“我们能省一点是一点,这样的话就能多带一个老师去北京学习。”

看着这张照片,你还能认出他们是外国人吗?

1米93的大卫穿着最质朴的服装,留着长胡子,穿着并不合尺码的鞋,行走在寒风中。

而本应有一个更好前程的韩诗蝶,如今系着当地最习以为常的头巾,裹着有些紧的大衣。

“我们已经决定不回美国了,未来可能还会收养一个中国女孩,给她最好的教育。”

而现在已经50岁的丁大卫,依然坚守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为东乡燃烧。

如今的他已经很少在电视上出现了,但我却依然能想象到他的样子——

他的工资应该涨了一些,他用这些钱为学生买营养品;

他还在每天奔波,想要筹集一些钱为学校置办更好的物品;

他为一届又一届的学生送行,把他们从这个贫穷县城送到繁华都市……

他还是会一遍又一遍地对别人念叨:我们东乡的孩子特别可爱,他们不比别人差。

现在很少有媒体去打扰大卫的生活了,但他还是一如往日,过着最淳朴的生活,在菜市场上和摊主讨价还价……

从1994年,他放弃国外高薪工作,只身一人来到中国,在这片土地上遇见爱情,结婚扎根,省吃俭用,带着妻子为中国山区成百上千的孩子们忙活了24年……

特别喜欢他曾说的这样一段话——

“我不是他们说的什么雷锋,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只是凭着自己的良心做事,这是很普通的道理啊,我父母就是这样教育我的,所以我并不觉得自己不正常。”

有些东西是不分国籍的,这世上很少有人不爱钱,大多数人从出生起就在追逐着名利与浮华,所以,这个世界有时显得黑暗无比。

总有些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过着“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日子,正因为有了丁大卫这样的人,这人世间才多了一些希望与美好。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视觉志,如侵权可联系微信jackson8612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艾博蕾尔 » 他带着老婆裸婚,婚后却把钱花给别人,崔永元一番话揭开背后真相……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